“酒文化”不同于“酒桌文化”,但是冥冥之中又有相通之处。

 

中国人为什么爱劝酒?

 

图片3.png

你我的心间,可能会想起孔乙己的那般声音:

温一碗酒,来一碟茴香豆。

又或者是丰子恺回忆起父亲的晚酌:

时间总在黄昏,八仙桌上一盏洋油灯,一把紫砂酒壶,一只盛热豆腐干的碎瓷盖碗,一把水烟筒,一本书,桌子角上一只端坐的老猫。

出现在中国历史中的酒,却从来不是这般潇洒。

早期酒文化是政治文化的一部分,是属于皇家和当权者的上层文化。

图片6.png

在大多数热爱酒桌的中国中年男性眼中,

酒桌文化被美化成传统美德,

劝酒成了一种好客古风。

但自古以来,中国酒桌上就没有平等一说,

长幼尊卑、等级森严全在这酒里。

 

白酒主要以粮食为原料酿造,而粮食又是古代农业社会的命根子,而酿酒的作坊主又获利颇丰。

历史上常常发生酿酒大户大量采购粮食,与民争食。为了管理这些酿酒大户袋中财富,中国古代从夏商时期,几乎每个朝代都有管理酒类的机构,被称为“酒政”。

周有酒正,汉有酒丞,隋唐宋有良酿署和祭酒,通过禁酒、官府垄断酒价,以及征专门酒税等等,高度垄断酒类的生产、销售和流通。

中国古代的酒桌文化一直讲究三杯为度,士大夫们热衷的也是低度数的黄酒,而非现在酒桌上的高浓度烈性白酒。劝酒也只是近几十年慢慢兴起的。

图片5.png

从酒品看人品,是一种非常幼稚的判别人的方式。

在中国式酒局上,劝酒是一场“臣服”与“来朝”的权力游戏,谁有求于人,谁想号令众生,谁不想买谁的账,谁想不给谁面子......用酒桌上的话说,就是“都在酒里了”。

正如人类学家庄思博(John Osburg)在他的著作《焦虑的财富:中国新富阶层的金钱与道德》(Anxious Wealth: Money and Morality Among China’s New Rich)中,评价四川成都的富人群体的酒局的那样:“中国中年男人的酒局,除了酒和女人,跟初中生派对没什么区别。

酒桌文化深嵌于社会的权力结构之中,劝酒本身体现了一种中国式的“征服游戏”。

图片1.png

与欧美酒吧里酗酒狂欢的年青男女不同,中国酒桌上放纵参与者往往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他们这么做仅仅是为了在集体酗酒的官场上,保住自己的职位,而陪领导喝酒成了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从熟人社会转为陌生人社会才几十年而已,而缺乏成熟的互信机制,才是这套看似荒谬的酒桌文化背后的真正逻辑。

图片2.png

喝软饮料长大的80,90后一代人现在已经沦陷可见酒桌仪式有多普及和多么具有感染力,以至于渗透到了这个国家的每一寸土地。

你看得到交换的酒杯,没看到交换的利益,你看得到干掉的白酒,看不到干掉的尊严。

这证明了其具有深厚的民众土壤和现实基础。

我们的传统文化像一条大河,流到每个时代,每个时代的人都注入了自己的文化创造,同时也体现了这个时代的文化品格。

图片4.png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