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装戏具即戏曲道具,梨园行叫“行头”,包括戏衣、戏帽、戏鞋、刀枪等。剧装戏具制作包涵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融入服饰、美术、刺绣、神话等文化艺术元素,结合造型、印绘、缝制、制革等工艺手法,形成了一门独特的、系统的手工制作技艺。

2006年5月20日,剧装戏具制作技艺被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09年5月,孙颖成为该项目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timg (1).gif

当观众被台上演员柔曼婉转之音抑或昂扬激越之曲所陶醉时,或许没有想到那精彩的舞台呈现效果里,有一半要归功于美轮美奂的剧装戏具。

在北京前门外的珠市口,有一家规模不大、却是全国唯一一家生产戏曲服装、道具的国有企业,它就是有61年历史的北京剧装厂。60多年来,它一直在默默传承着剧装戏具制作这门古老的技艺。

微信图片_20180301105319.jpg


三个衣箱演活千部戏

剧装戏具自明代开始形成规模,因而很多传统剧装有明显的明代特征。剧装戏具制作汇集了多种传统手工艺,在长达500年的中国戏曲发展史中,形成了千锤百炼的独特手工艺体系。

“因为京剧多宫廷戏,所以北京的剧装制作风格不同于南派的清秀,以京绣宫廷风格为主,富丽堂皇,工艺精湛。”孙颖说。

u=1790012765,3964952813&fm=27&gp=0.jpg

剧装戏具在戏曲舞台艺术中是必不可少的,它不仅反映演员的角色身份和个性特点,而且能美化舞台、烘托剧情、渲染气氛,增强舞台效果。

孙颖说:“戏曲服装分传统剧和新编历史剧,过去传统戏曲服装按衣箱制划分,大衣箱里有蟒袍、带水袖的文服,二衣箱放武服、靠、兵衣裤,三衣箱就是胖袄等。”而现代剧装则包括了歌舞、影视剧等更多的艺术形式。“现代戏跟生活比较贴近,像李玉和穿的铁路服、沙奶奶穿的中式袄。现在又出了一种新编历史剧,就不能用传统戏曲衣箱制的做法,比如这几年演的《赤壁》,为了吸引年轻观众,舞台布景不仅限一桌二椅,声光电都用上,万箭齐发草船借箭,诸葛亮的服装也不是传统的法衣八卦衣,而是非常漂亮的造型,衣服后身拖地拖出七八米,感觉比较缥缈。”

u=1825559100,1081380926&fm=27&gp=0.jpg


设计画一笔,绣花绣一天

剧装戏具生产范围广泛,仅戏衣就有蟒、靠、袍、袄等300多种。由于都是手工制作,因此制作起来相当繁杂。“先是设计图纸,然后扎样,把纹样刷在布料上,刺绣、裁剪、承做。说起来简单,实际上每道程序里还有小程序,比如说刺绣,哪儿是空绣哪儿是实绣哪儿是绒绣,一件衣服得有几十道程序。”孙颖说。

微信图片_20180301105323.jpg

剧装设计者要根据剧情内容和舞台演出效果,根据剧中人物设计样稿,即使是同一人物,也会随身份、场景的变化而有所差异。“设计剧装图案是一种二度创作,要根据角色去设计,而且所有设计不能影响舞台动作,同时兼顾造型美观以及成本,设计画一笔,绣花绣一天,设计也需要具备多种本领。”

微信图片_20180301105333.jpg

在剧装制作中,京绣占了很大比例,传统戏曲戏衣上的图案大部分都是手工绣出来的。在北京剧装厂博物馆里,孙颖指着一件龙袍说:“这是皇帝大婚的吉服褂,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是京绣的特点,这代表着江山社稷穿在皇帝身上一统山河四海平生。这个水腿从深紫到浅紫有九个颜色,非常丰富。但剧装就不一样,在京剧舞台上,皇帝不能穿真的龙袍,只能穿蟒袍,他的水腿儿只能绣三色。”

timg.gif

一世绝活,一脉相承

孙颖自小喜爱绘画,1974年进入北京市工艺美术技校学习刺绣,毕业后进入北京剧装厂。当时孙颖主要师从王敏政老艺人学习剧装设计。师父十分严格,一套服饰图案很难一次过关。回想那时,孙颖可没少掉眼泪。

如今,担任剧装厂副厂长的孙颖非常忙碌,要负责业务经营、生产制作、工艺监制等许多琐碎的工作,几十年的工作经历,也使孙颖掌握了不少独家绝活。

微信图片_20180301105336.jpg

孙颖带人参加了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平安故宫”工程,复制了坤宁宫帝后大婚幔帐、龙袍服饰等绣品200多件。她还参与设计各种大型的文艺演出服装,包括歌剧《图兰朵》、电视剧《大宅门》、新编史诗京剧《赤壁》等。

除了忙业务,孙颖还一直在带徒弟,目前厂里的年轻技师有20多人,孙颖的徒弟已经在剧装厂挑起了大梁。

微信图片_20180301105306.jpg

不过,对于剧装戏具制作技艺的传承,孙颖也不无忧虑:“目前国家级传承人只有我一个,还有两个区级传承人,太少了。京剧每个流派都有传承人,剧装行业我一个人不可能又做盔头又做靴子,戏衣我也不可能又设计又刺绣又承做,应该多一些传承人,把咱们这技艺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