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被韩国人“抢”走了?

浅谈爱国与民族主义


作者简介:夏麦,北京大学在读博士生,爱梦中国联合创始人。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运营原创内容公众号【文艺学渣】。


 

全部都是韩国的?

 

五月底的天气已近夏意,端午节带着假期与粽子来到我们身边。在一片普天同庆的假日美食氛围中,我围观着咸甜粽子的南北之争,突然想起若干年前的一件旧闻——2005年,韩国“端午祭”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确定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

 

此消息一出,登时全国哗然。在全体中国人的记忆中,端午节是中华儿女几千年来的传统习俗,缘何竟被定义为韩国之代表?


十几年过去了,直到现在,如果你向身边的亲朋好友提及韩国端午申遗成功这件事,他们八成会摆出愤懑的表情,然后斩钉截铁地说,“没有文化自信的国家,也只能拿来主义了。”



01.jpg


确实,在国人的印象中,韩国人对一些源自中国的文化传统,似乎有着特殊的执念。这种执念不仅体现在端午习俗上,还体现在历史伟人身上。根据网络上其民间流传的一种说法,孔子可以算作韩国人,而他们的论证逻辑是这样的:


1、朝鲜半岛最早建立政权的是商朝贵族箕子。箕子是商朝纣王的亲戚,西周武王伐纣,箕子不愿意接受西周统治,于是率领5000名商朝人逃跑到朝鲜半岛和辽东半岛,建立了朝鲜。


2、商朝大部分人都留在了中国,分布在西周封建的宋卫等多个国家。宋国的第一个国君就是箕子的亲戚。


3、孔子是宋国贵族后代,当然也就是韩国祖上箕子的后代了。

 

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三段式论证,同样也被应用到了屈原、李白、成吉思汗,甚至流行作家韩寒身上。


据网友翻译,1982年,这位韩国男子和怀孕的老婆去中国上海旅游和探亲,不小心弄丢护照,因补办流程很长,滞留了很长时间,直至小“韩寒”出世。亲戚提议说为他取一个中文名字,身为韩国人的他想到的是“韩韩”以表达爱国之心。


后来老婆说“韩寒”比较好看,于是改成了现在的“韩寒”。不幸的是,小“韩寒”在一家超市走失,便杳无音讯。说罢,该名男子现场还拿出几张当时在中国上海的照片,照片中的确有一名婴儿。


不仅这段故事描述的有根有据,更为荒谬的是,文中称,韩国专家经过“论证”总结出八大证据,力证“韩寒是韩国人”。

 

以上的新闻旧闻,大都成为了我们茶余饭后的笑谈。那么,如果深究一二,韩国申请端午祭成功,真的意味着中国的习俗被抢走吗?

 


大乌龙:汉字圈内文化多样性并存

 

实际上,在中国周边汉字文化圈内的国家,包括韩国日本,由于长期受到中国文明的影响,习俗与中国有诸多相似。不过,由于流变时间久远,他们节日习俗内容也不尽相同。


就端午节而言,中国人吃粽子,赛龙舟,挂艾草。而韩国端午祭则吃艾子糕,用菖蒲汤洗头。韩国人会穿着传统服装参加祭祀、摔跤、假面舞会等活动。不难发现,除了名字类似,日子相同,节日内容已有很大差别。


其实,在韩国申遗时,便有陈述:端午祭本是中国的节日,传入韩国已经经历了1500多年。”

 

02.jpg


韩国在保护本国文化习俗、提升本国文化自信上面做出很大努力,也体现了其对文化作为国家在国际上的名片作用的先知先觉。随着韩国的率先申遗,中国政府也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

 

2009年,中国启动“端午节”世界申遗程序。该项目由湖北省代表中国,向联合国递交了以“中国端午节”为名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表,由湖北秭归县的“屈原故里端午习俗”、黄石市的“西塞神舟会”及湖南汨罗市的“汨罗江畔端午习俗”、江苏苏州市的“苏州端午习俗”四部分内容组成。


2009年9月30日,中国端午节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实际上,只要一种习俗客观存在于某个地域,那么就可以作为该地域的文化习俗进行报批。比如,仅仅剪纸技艺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种类,在全国便有蔚县剪纸、丰宁满族剪纸、中阳剪纸、医巫闾山满族剪纸、扬州剪纸、乐清细纹刻纸、广东剪纸、傣族剪纸、安塞剪纸等多地分别拥有,并不能武断地将某种技艺按照时间发展的前后顺序全部归到某一地域之下。

 

由此可见,端午节被韩国“抢走“一说,实属大大乌龙!

 

 

爱国?民族主义?还是假民族主义?

 

不过,识事从好,抛开名人籍贯争夺赛的闹剧,民族之间舆论形式的紧张气氛也我们也看到中韩两国人民对自己国家的热爱。此处为吾国土,是祖辈生存之处,如果我们不爱自己的人民与国土,不会有别人为我们履行这种义务。这种立场对于其他国家民族而言也同样适用。

 

民族以自我民族的利益为基础而进行思想或运动,每个国家人民为本民族“带盐”,成为国际关系中的共识,这正是当代语境下的“民族主义”,即“国族主义”的前提。


英国学者爱德华·卡尔认为:“民族主义通常被用来表示个人、群体和一个民族内部成员的一种意识,或者是增进自我民族的力量、自由或财富的一种愿望”。

 

孙中山先生说,“民族主义这个东西,是国家图发达和种族图生存的宝贝”。经历过清末的丧权辱国与救亡图存的抗日战争,种族之间的激烈冲突给中国文化种下了不安全感的种子,也为民族主义埋下了不可磨灭的根基。不过,同样的思想出发点,表现形式却千差万别,造成的结果也可能与初衷南辕北辙。

 

西安“9·15”,在抵制日货的游行中,砸车者蔡洋用一把铁锤深深砸进了下班回家途中的同胞的头颅。据南方周末采访报道,蔡洋在项目经理的奥迪车上撒过一泡尿,为此“感觉很爽”。他想要得到更多,想证明“我很重要”,但属于他的精神与物质世界同样贫瘠。而喧嚣的游行队伍给他提供了宣泄的“机会”。


这种借着抵制外货的名头行蠢货之实的行为,在中国土地上,其实并不少见。被侵略的仇恨情绪数十年尚未消散,使用日货、出国旅行依然会被当成是不爱国的表现。


不仅如此,由于爱国的绝对政治正确性,对于自己同胞,只要想方设法扣一顶“卖国贼”的帽子,触发众怒,不管三七二十一,那么此人怕是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正确的民族主义只有一种,即平等地看待世界上的各个种族,在承认每个种族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的前提下,进行国际关系话语。在这个基础上,从爱国的立场出发,我的国族为整个共同体争取更多生存利益。它既不应当是宣泄历史仇恨的载体,也不应当是运动群众丧失理智的诱因,更不应当是被拿来迫害同胞的工具。

 

 

全球化浪潮:重新认识民族文化

 

随着势不可挡的经济全球化浪潮,世界国家的边界被削弱了。进出口贸易更加频繁,每个人的足迹可以更加方便地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在文明的交融与碰撞中,我们更多地理解与尊重了世界其他民族的立场。在这种形势中,固步自封、拒绝交流的姿态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在这个语境下,民族主义也因此应当以更加开放的心态迎接文明融通的到来。这种理解、对比与融通,也为我们年轻一代人提出了更加重要的问题:如何看待中国文化?这个问题,对教育逐步西化的我们而言,势必要花费时间,返回到民族文化本身之中去寻了。


03.jpg


民族主义的存在有其时代适应性。在当下金钱与消费主义对大众价值观形成转变的过程中,正确的民族主义能够更好地让我们团结起来而不是各自精致利己。


在当下国家政府主导的发展阶段,国家强盛,中国人民可以在对外关系中获得更多实际益处。从这个角度来说,民族主义的存在有积极的作用,但我们也必须有所意识,警惕它最可能的几种流变。

 

如果,你的父母亲戚也以爱国的理由为由,阻止你进行正常的跨文化交流,请你告诉他们:

 

我们爱祖国,但我们希望能以日常的点点滴滴,始终如一地贯穿这种爱。


我们不需要对其他民族的恨,来衬托我们对祖国的爱。

 

如果热爱她,请你花时间,走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