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之宝

界首彩陶国家级传承人卢群山和他的传家之宝

 

一个手艺人的价值观,将决定他手艺作品的价值。”

 

真的挺悬。

共和国的同龄人,68岁的卢群山先生是首批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但他最开始能学界首彩陶这门手艺还真的挺悬,这和他们卢家祖传手艺的家规有关。

image.png

现代人的家庭还讲家规重家风传承的少了,但手艺人卢群山老人家里世世代代除了做彩陶,家规这一块也没断过。有些是他们家雷打不动的硬规定:比如卢家孩子不许抽烟。

 

有些家规却因为特殊原因做了点变通,这一变通,让当时才几岁的卢群山老师成了受益人。

卢家家规规定: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彩陶手艺,传男不传女,核心技艺只传长子。

卢群山在兄弟几个中排行老二,而他哥哥从小身体不太好,而且对做彩陶一点兴趣都没有。卢群山老师的父亲,也是界首彩陶刀马人手艺的始创者卢山义当时决定破个例,把手艺传给老二卢群山,在向祖宗神位焚香作揖,告禀请示之后,传家之宝传到了卢群山身上,之后60多年,他的命运就和彩陶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

 

60年一个花甲,卢老师用超过一个花甲的时间和泥巴打交道、和刻刀打效果、和釉打交道,和窑打交道。

image.png

 

他很要强,儿子和孙子打篮球时,他只是从旁边经过,也要突然跑上去抢个篮板。可以说,这种要强与生俱来,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为做彩陶受到了中央领导朱德同志的接见、合影,他就想,等到了父亲这个岁数时,也得要像父亲一样受到中央领导接见,这个目标他在2005年实现了。

如今父亲也早已过世,卢群山老师在手艺上的要强,不再是和别人去比高下,而是转为和自己死磕,他似是某一天突然顿悟,艺术上没有高低,只有超越自己才有高低。

image.png

过去界首彩陶的刻画题材以花鸟植物为主,到卢老师父亲这里,他将传统戏曲里的刀马人素材引入彩陶的绘制中,并形成了自成一派的刀马人彩陶。

image.png

父亲在刀马人彩陶上的境界让卢群山高山仰止,要强的他也开始变得谦卑起来,掌握了卢家祖传的配釉、刻画和看火力的独门秘传之外,卢群山也早已在找泥,拉胚等做彩陶的整个环节都了然于心,这每一道工序的完成度,都将直接影响彩陶烧制出来的品质。所以,68岁的卢群山老人也根本没有退居二线的意思,依然在大部分环节上亲力亲为,力求完美。

image.png

 

而界首彩陶的特性,恰是在于彩陶在窑里烧制过程中的不可知,彩釉的流动,烧完出窑后的成品率,都要等到窑温降下来,打开窑门之后才能揭晓,所以,每一次出窑,都像是开奖时一样的紧张期待。

在离卢群山老师家20公里处,广袤的麦地下,沉睡着72座秦汉古窑。卢群山老师根据地里散见的残片上的泥胚、釉面可以判断出窑的年代,这是他们卢家祖先曾经劳作的地方,没有多少手艺像卢家彩陶一样渊远流长地一脉相传,卢群山老师和自己死磕,其实,也是想在新时期下把这门古老的手艺焕发新的光彩。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