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听谁无声?

王曜:用信仰染出手艺人本色

 

 

一个手艺人的价值观,将决定他手艺作品的价值。”

 

今天的湘西凤凰,古镇心不古,白天人声如潮,晚上歌舞喧嚣。老城老街里的一个老门面里,蜡染手艺人王曜老师似乎“百毒不侵”,尘嚣被屏蔽在尘嚣之外。他说,这一切,都是拜蜡染所赐。这门手艺他做了30年,直到今天,他每次提起蜡笔,心就能静下来。

image.png

王曜老师老家贵州,从小生长在苗族布依族自治州,那里有很多做蜡染的民间大师,他的祖上也做蜡染,只是到父亲这一辈时断掉了,但他的骨子里依然遗传了做蜡染的基因,从小喜欢这个,十多年前机缘巧合来到凤凰并扎根在这里继续做他的蜡染。从小的经历也感染到了王曜老师的蜡染创作,他喜欢把苗族布依族的民间民俗,图腾文样应用在创作里。

image.png

除此之外,王曜老师和其他蜡染手艺人不同之处,在于他也喜欢画一些佛教题材以及荷花等充满禅意的内容,真正能让他静下心来的,也正是这些题材。除了创作过程中,当作品完成时,挂在墙上,也同样能帮助我们把心安静下来。能有这番感悟,渊源在于王曜老师从1987年做蜡染没多久就开始涉及佛教题材,算下来已结缘30年了。

image.png

 

“我觉得一个人有信仰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王曜老师说这句话时眼神里有幸福感在洋溢。从佛教题材外延,自然就容易涉及到莲与荷花,它是佛教经典和佛教艺术经常提到和见到的象征物,即便不去深究它的深层含义,也能透过直观意象本身就能感知到画面中莲与荷花营造出宁静致远的禅意来。

image.png

于是,王曜老师似乎在用蜡染作品来续写周敦颐《爱莲说》的心迹,或者说,是在表达古诗“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画意。在手法上,他更是融汇贯通地融合了蜡染与扎染的手法,用蜡染先画出蜻蜓和荷花,剩下的部分用扎染来表现波光粼粼的感觉,通过颜色的深浅过渡,既有水的通透,又有意境的深邃幽远,一支莲花从这样的水里生长出来,蜻蜓心领神会地制造一场与它不经意的邂逅。王老师说他也不想去对这幅作品过度解读,创作的时候心无杂念,就是想表达这么一个意境。更重要的时候,在画的时候便能心生欢喜。

 

除了零距离看到王老师打稿,上蜡,入染缸染,进热锅溶蜡,还有幸看到他下河到沱江里去漂洗洁净。王老师说,染料用的是植物染料,不会对河水产生任何污染。

image.png

一番漂洗,渐显出这幅蜡染作品的本色,再入水,荷花、蜻蜓也都跟着鲜活了起来,这大概是传统老手艺的神奇之处,它总能毫不违和地和当地万物和谐相融,似乎只要手艺人忠于本色,把这门手艺经营到精妙之处时,山水、风物都会宠它。